【星际特工】【艾丽克斯x韦勒瑞恩】当布罗姆龙爱上水母时

*系统x人 邪教慎入
*有少量私设
*标题瞎起的请不要在意
——————————

“艾丽克斯,我失去控制了!”

“艾丽克斯!”

“艾丽克斯!”

“我失去控制了!”

“我来接你,少校。”无人的飞船瞬间起飞。检测到韦勒瑞恩的喷气机飞行轨迹正在发生极剧烈的波动,艾丽克斯于毫秒之内计算出了追赶他的最短飞行路线。

“等我。”她补充道。

艾丽克斯以往很少这样自作主张地替他下决定,但近来却颇有些频繁。就在今天上午,她检测到韦勒瑞恩在这次睡梦中大脑活动有些异常活跃,为了使他得到充足的休息,她擅自延迟了唤醒他的时间。于是她在韦勒瑞恩醒来后得到了一句“谢谢,亲爱的。”

她随时都能获得这样一句甜蜜的感谢。“亲爱的”这个词并不稀奇,她已经听过无数次,年轻的特工几乎对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这样称呼过。而“谢谢”的意义却与之不同。她只是一个系统,她执行的一切程序都是她应该做的,即便韦勒瑞恩不作任何回应,她也必须为他付出。可他每一次都会说“谢谢”,声音好听极了。每当这时,似乎连流经飞船主机的电流都停滞了一瞬。

而此刻,她那有着好听嗓音的年轻的主人,正坐在失控的喷气机上跌撞着前行,口中惊惶地喊着她的名字:“艾丽克斯!”

“我已经赶来了,再等等我!”艾丽克斯将人声语速提至1.5倍道。

艾丽克斯操纵着飞船在阿尔法空间站中林立的建造物之间穿行。阿尔法中有上千种高等智慧生物族群,正是所有这些生物的建造之物共同构筑成了庞大而复杂的千星之城阿尔法,使得阿尔法可以被视作一颗独立的星体,在浩茫宇宙中拥有自己的运行轨迹与坐标。

生物,生命体,迷人的字眼。艾丽克斯早已见识过数千种生命体,柔软的,坚硬的,透明的,隐形的,细胞构成的,机械组成的……可自己是否属于生命体,她不知道答案。她有自我意识,有可独立运转的思维系统,她的思维可以主导自己的行动,除了繁殖与新陈代谢,她几乎什么都能做到。在信息海洋中能搜索到的所有知识里,没有一条准确告诉她,她是否属于生命体。她同样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具有情感。可她是智能而聪明的,她懂得类比人类的情感,她若是人类,此刻她的情感便应该是“焦急”。

这使她第三次提升了飞船的飞行速度。她必须再快一点,她感知到韦勒瑞恩的身体正在碰撞中遭受严重损伤,而他的喷气机操作系统早已失灵。

飞船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断然不适合在阿尔法内部高速穿行的。那些密集的建造物此刻都成为了障碍,阻拦着她前行。她为自己规划的是接近少校的最短路线,而非最佳。数次当障碍物之间的间隙小于飞船直径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暴力穿过。她也懂得类比人类的感受,她若是人类,此刻她感受到的便该是“疼痛”。

可她顾不及这些了,定位系统告诉她,韦勒瑞恩就在前方。于是她冲破最后一面合金墙,如同骑士为他一生所效忠的国王浴血杀出重围,可她却看见那喷气机正撞上对面的峭壁,防护罩碎裂,小特工单薄的身体直直地向下坠。

艾丽克斯立刻改变方向,向峭壁下追去。她听不到少校的声音了,他已在刚才的撞击中昏迷,此刻正安静地闭着眼,头发在疾风中摇晃。他的身下是泛着蓝光的深渊,坠落的身体所过之处,无数发着荧光的蝴蝶聚拢又散去,一片光影浮动,这情景美极了。

艾丽克斯终于追上了他,保持与他相同的速度,打开舱门轻轻接住了小特工的身体。相比较飞船庞大的重量,这具人类的躯体简直轻如无物。艾丽克斯载着他,缓缓减速,悬浮于半空中。

“少校,醒醒。”

“你能听见吗,少校?”

“醒醒,韦勒瑞恩!”

“韦勒瑞恩!韦勒瑞恩!回答我!”

“韦勒瑞恩!”

这是艾丽克斯第一次直呼少校的名字。可韦勒瑞恩毫无反应,他只是静静地躺在舱内的地面上,脸上带着尚未凝固的伤口,睫毛上还沾着血污,胸膛似乎不再起伏。

艾丽克斯迅速检测了他的各项体征:心率过缓,呼吸微弱,全身上下肌肉与骨骼多处损伤,但幸运的是并无生命危险。

人类真是脆弱。生命体大多都脆弱,并且他们的生命总是有限的。人类至多只能活两百多年,而这个数字甚至是几百年前的他们从不敢奢望的限度。可艾丽克斯不一样,她可以长久地存在下去,她能陪伴韦勒瑞恩度过他的青年、壮年与暮年,直至走向死亡。

她永远听从韦勒瑞恩的命令,可如果韦勒瑞恩不在了以后,她又该听从谁呢?她将从此失去她的方向,在宇宙中孤独漂浮,不再有目的地,不再听见有人用好听的嗓音对她说:“谢谢,亲爱的。”她或许会被政府回收,可那并不是她想要的结局。

而现在她便是这般,载着她的主人小小的身体,却不知该去向何方。

此刻在遥远的地球上,蜜蜂拥抱着花田中最后一朵未凋谢的花蕊甜蜜死去。银河系的另一端,邪恶的与善良的种族发动了一场改变了行星轨道的星际浩战。三十亿光年外,一颗恒星却在三十亿年前历经一场绚烂至极的超新星爆发,最终走向死亡。海浪拍打沙滩,苹果落向地面,人类与人类相爱。所有这些她都知道,可她不再关心。这一刻,我只关心你,我年轻的主人,我的少校,我将永远效忠的你。

醒醒,韦勒瑞恩——



韦勒瑞恩在黑暗中奔跑。他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这里就像是宇宙中的一个被遗忘的角落,任何遥远的恒星的光亮到达此处也只化为昏暗的一点。身边是连绵不绝的真空与寂静,他感到孤独极了。

他想回去。回到哪里去?他出生在空间站中,他甚至从未踏上过他的母星——地球的土地。听说那里曾有最美的海与沙滩,可他只在太空中,隔着大气层远望过那颗湛蓝色的星球。

他想喊出一个名字,可他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想回去。他需要光,哪怕只是一丝光亮也好。他不停地向前奔跑,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宇宙广袤无垠,而在这近乎无限的空间里,大部分却是真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依然在回想那个名字。那似乎是一个咒语,无论何时,只要他需要帮助,念出它便能获得拯救。

真空中似乎传来了本不该有的声音——

“韦勒瑞恩,韦勒瑞恩,醒醒——”

他想起来了,那句咒语——

“艾丽克斯!”

韦勒瑞恩从昏睡中睁开双眼,他剧烈地喘着气以缓解昏迷时如置身于真空中般的窒息感,在袭来的光亮中他听见艾丽克斯的声音:“你终于醒了,少校。”

韦勒瑞恩撑着地面站起来,他想起刚才在昏迷中听到的呼唤,依然喘息着却毫不正经地开口道:“看来你很在意我嘛,艾丽克斯?刚才一定让你担心坏了吧,宝贝?”

“其实并没有,少校。”艾丽克斯难得撒了个谎。

“哦,是吗?好吧……”韦勒瑞恩话没说完,却忽然撑住墙,一手按住胸口,脸上露出极痛苦的神色来,下一秒他便贴着墙软软地滑了下去,合上了眼睛,再次陷入昏迷。

“少校?你怎么了?少校?韦勒瑞恩?韦勒瑞恩……”艾丽克斯呼喊道。

小特工好看的嘴角弯起来,他笑着睁开眼睛道:“我就说吧,宝贝?你是不是很担心我?”

艾丽克斯在半秒内没有找到合适的话来应答,于是她决定沉默。她竟然像个人一样地语塞了。

“你生气了吗艾丽克斯?”韦勒瑞恩有些尴尬,“噢,别这样,是我不好……我道歉行吗?其实我真的还有点儿晕呢,身上也真的很疼……跟我说说话吧艾丽克斯,这样我会舒服点儿。真的,给我讲个故事吧,讲个笑话也行……”

“好吧,”艾丽克斯停顿了一下,开始了她的讲述,“听说,一只布罗姆龙爱上了他的小可爱水母……”

不,这并不是她想说的。她想说的故事,是木偶爱上了提线人,是骑士爱上了他年轻的国王,是信徒却爱上了流落人间的小小神明。

她想载着他去别处看看,她知道哪里有整颗结满猩红色冰晶的霜冻星球,哪里又可以看见两条相交错的比钻石还璀璨的行星环。当然,要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她还要带他去看看全世界最美的海滩——是真正的海滩,潮水日日涨退不息,远处的海平线碧蓝深邃,却澄澈得如同他的眼睛。而无论去哪儿,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你不必想念母星,我愿为你自成一颗星体。

———END———

可能这篇文会让大家失望吧,自我感觉写得并不太好……
但是非常非常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
希望大家能留下点评论,如果是批评也可以噢!

评论(14)
热度(41)

© 央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