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杰】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03

*此文原本打算上中下三章完结,但是(下)的内容过多篇幅过长,加上我最近事情略多,我又写得慢,所以把(下)拆分成几章,一章一章慢慢更,章节序号也从上中下改为12345这样的了。这么久没更实在不好意思,跟大家说声抱歉
*前文请戳: 01
02
———————————

当杰克在丛林里写着刽子手湾的木牌下找到两个年轻人时,卡琳娜尖叫着捂住了眼睛,亨利看着杰克赤裸的双腿不解地问:“你的裤子呢?”

这问题似曾相识,杰克拍拍好不容易捡回来穿上的破烂内裤:“这不还有一条吗,伟大的海盗从不在意这些细节。”

“这些又是怎么回事?”亨利对杰克衣服上遍布的黑色污迹很是在意,甚至内裤上都有不少,这使他回想起在魔鬼三角中,萨拉查贴近他让他传句话给杰克斯派洛时口中流出的恶心液体。亨利惊得瞪大了眼睛:“你被萨拉查抓住了?他没杀了你?怎么可能……你…你从他手里逃了出来?”

杰克的后穴仍有些撕裂的疼痛,双腿发软地打着颤,他在几乎就要跪下来的前一秒交叉了两腿并用手撑住了树。“呃……是这样,我是被他抓住了,然后我们打了一架,你可想象不出那是怎样一场恶战,”杰克啧声摇摇头,他可没撒谎,那确实是场恶战,“我们打得难分难解,如你所见,我这一身伤都是拜他所赐,衣服也破了,裤子也在打斗中牺牲了,不过重要的是,我成功逃脱了。我是谁?我可是杰克斯派洛船长!”

亨利看着杰克脖子上和两腿上奇怪的淤青与伤痕,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杰克尚在斟酌是否真的要和萨拉查一同去找三叉戟,以及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眼前这对小年轻。这本来只是他为了脱身而灵机一动想出来的糊弄萨拉查的点子,不过现在想来似乎也有一定的可行性。当然,为了脱身他还献出了一个违心的吻——只要能逃跑,要他亲吻戴维琼斯他也愿意。对于这个主动而突然的吻能达到多少效果他原是不太确定的,或许萨拉查会愣住,或许能让萨拉查一时心软就相信了他的鬼话?不,不可能,海上屠夫是不会心软的。事实是,萨拉查确实呆愣了片刻,杰克便捡起了他的船长帽与内裤跑上了岸,嘴里还不忘和他道别:“先走了亲爱的,我会回来找你的!”至于长裤?漂太远了就随它去吧,保命要紧。



萨拉查提着他的长剑,踏着海水向远处的沉默玛丽号走去。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竟眼睁睁地看着老麻雀上了岸。

那个吻是什么意思?他以为用一个吻就能让我相信他?还是想让我以为他依然爱我?可笑至极!萨拉查从胸腔中发出一声嘲讽的闷哼。他才没有被吻到意乱情迷神魂颠倒什么的,他只是一时有些恍惚,忽然想起了从前,年轻的杰克斯派洛主动吻他时的情景。

小麻雀用手按着他的胸膛,一步步将他推至甲板边缘,便也是这般捏住他的下巴,将炽热而柔软的双唇贴上来,舌尖湿滑,毒蛇吐信般轻轻巧巧钻入他唇缝间,并非攻城掠地的入侵,而是别有心思的试探。他便用牙齿捕获它,齿尖细细碾磨过舌面,又用力吮吸上面残留的甜辛酒气。这味道使他欲罢不能,他喉头滚动,咽下从少年唇舌间攫取来的汁液,如同沙漠中的旅人濒死饮下寻到的甘泉。他们喘息着分开时,两人唇间仍连着银丝,少年艳红的舌尖将其勾入口中吞下,缓缓抬起眼看他,深色眼瞳中神情难测,嘴角却兀自绽开一个笑来。萨拉查揉捏着他的耳垂喃喃道:“小海盗,你给我施了什么巫术?”

萨拉查闭上眼睛摇摇头,想将这段该死的回忆甩出脑海。他口中念着杰克斯派洛的名字,将手中长剑向面前的虚空中狠命地胡乱划着,似要把那只麻雀千刀万剐了一般。

什么三叉戟!这一定又是杰克斯派洛的谎话,他才不会相信!他刚才一定是鬼迷心窍才会放老麻雀上了岸,等再抓到他一定当场了结了那麻雀的性命!萨拉查愤愤地骂道,却心念一转,思忖起如果真能找到三叉戟这件事来。若真能解除诅咒,他不仅可以恢复原来的样子,还能重新登上久违的陆地,到了那时……



勒萨罗大副收起望远镜,他对刚看到的在远处浅滩那里发生的一切感到迷惑极了。回头对上其他船员好奇的目光,他什么也没说,直到他们的船长萨拉查登上了船。

“船长,您解决掉杰克斯派洛了吗?”大副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还没有,留着他还有重要用处。”

勒萨罗想起方才在望远镜里看到的场面:“您既然留着他有那种用处,为什么还要放他走,而不把他抓回船上关起来用呢?”

“放他走?”萨拉查笑起来,收起手指捏紧了拳头,一字一顿道,“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当你有一天掌控了整个大海,它就将变得不再迷人。杰克明白这个道理,他原本就对掌管着海中一切神力的三叉戟并没有兴趣,寻找它只是为了对付他内心最深的恐惧——死人萨拉查和他的亡灵大军。而现在情势有所转变,若他能助萨拉查找到三叉戟打破诅咒,他俩的旧账就也算清了,那时他自然也不必再惧怕萨拉查。

此刻杰克正身处一场荒唐的婚礼中,他一边应付着猪头凯利和面前比萨拉查还可怕两倍的肥胖女人,一边暗自打着算盘。他现在没有船,没有船员,若要离开这个岛,搭乘萨拉查的沉默玛丽号倒也算是一举多得了。

似乎一切都已筹划妥当,唯一的难题是,找到三叉戟后如何用它打破诅咒,以及在那之后它将归属于谁。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它落入萨拉查的手中。

杰克皱着眉头思索,却又不得不分神躲避面前女人的亲吻,直至巴博萨突然出现,用几声枪响结束了这场闹剧。

“赫克托!你可真是我在世上最好的朋友!你是来接我去沉默玛丽号的吧?行啊我都迫不及待要出发了!”

“回沉默玛丽号?我真搞不懂你在发什么疯?”

“是这样,我决定和萨拉查一起去找三叉戟,呃不,是我们。找到之后……”

巴博萨打断他:“醒醒吧杰克斯派洛,我好不容易才从他的鬼船上下来,要我再回去?不可能!他可是死人萨拉查,他可是海上屠夫!你忘了他以前是怎么屠杀海盗的?要是他拿到了三叉戟,他只会杀了我们所有人,到时恐怕整个大海都要被他屠个干净!我看你根本就不了解他,你不知道他有多残暴……”

杰克只是看着巴博萨,他什么也没有说。他在心里低声反驳:不,不是的。他并非一直都那么残暴,也并非对所有人都残暴。是你不够了解他。否则,我今天早该死在他手中。

巴博萨忽然抽出黑胡子的剑来,直直刺入杰克的胸膛,却发出一声玻璃碎裂的脆响。



萨拉查举着望远镜望向小岛,他已经维持了这个姿势很久,却始终不见那里有任何异动。而此刻,他看见小岛另一侧的海岸线上忽然升起了一片黑帆。

“杰克斯派洛!你又骗了我!”

萨拉查的长剑重重锤地,又挥向黑帆升起的方向:“向那里全速前进!必须在他们起航前拦截他们!”

“是,船长!”

———— TBC ————
这章似乎情节进展不大……
可能是我太啰嗦了你们有觉得吗……

评论(13)
热度(49)

© 央央 | Powered by LOFTER